动漫和短视频:有哪些版权问题应重视
发布时间: 2018-05-14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   浏览次数:

    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动漫产业产值达到1500亿元,在6300亿元的文娱业总产值中占比24%,成为其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随着动漫产业规模不断扩大,围绕动漫所发生的版权归属、版权纠纷等问题也在不断增加。


  据北京石景山法院披露的信息,在2013年至2016年4年间,2013、2014年该院受理的动漫、游戏侵权案件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后两年受案更是比前两年上升8倍之多。动漫产业的版权问题仍然十分严峻。


  从推动动漫行业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的角度来看,国内动漫产业面临的版权问题亟待解决。日前,在国家版权局举办的2018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一场名为“短视频与动漫网络版权保护及规范”的论坛对动漫及短视频版权现状及问题进行了探讨。


  侵权量大,源于侵权成本低


  “在淘宝上搜索我们的产品,盗版已经超过了50页,每页有几十个商家,被侵权的商品特别多。”作为海岸线动画总制片人,鲁俊一直为侵权问题感到困扰。他们公司制作了很多动画,包括当前比较流行的《王者荣耀》动画等。目前,这些动画产品遇到大量的侵权。


  北京漫联创意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夏霓也遇到同样的困境。按照她的说法,在一个新作品进入市场时,会在网上搜索到不同级别的侵权情况。“很难维权,你找不到它(侵权方),连苹果平台都只接受邮件回访,反馈非常慢。”


  动漫作品侵权较多,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侵权成本低廉。江苏省常州市文化行政综合执法支队重案大队大队长周俊根据在执法一线了解到的关于网络动漫侵权的情况分析说,内容侵权型的网站成本低廉,技术门槛很低,收益很高,这也是现在侵权网站那么多的原因。他介绍说,今年1月,常州市文化行政综合执法支队重案大队办了一个案子,有一个知名企业投诉其作品被侵权,这部作品在网上侵权的链接3万多条。周俊调查后发现,这并不意味着有3万多个专业侵权人员进行侵权,而是侵权者通过简单的技术手段实现的。“一个当事人做了一个动漫类的网站,一年时间通过广告联盟收益了13万,他又把这个网站卖掉了,因为当时流量很高,网站域名卖了80万。我们一开始以为他是黑客,是级别很厉害的技术人员,结果发现这个人只有高中毕业。”


  后来周俊发现,大量的动漫侵权情况都源于现在网上比较流行的内容管理系统。“这是我们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我们要办的不仅仅是浮在表面上的侵权网站,同时还要把隐藏在后面为这些网站做技术支撑,或者为利益链条提供原动力的网站、公司、软件研发者找出来并实施必要的打击。”周俊说,在执法范围内,他们会尽可能地为企业维权执法。


  维权艰难,可借助行政力量


  有侵权就会有维权。在一次次被侵权的过程中,多位动漫从业者也积累了丰富的维权经验。但谈到维权时,他们依旧有一肚子苦水。


  “这是一个打地鼠的游戏,非常难受。更难受的是,有一类侵权真的找不到具体的运营方是谁。”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谢涛表示,这种情况下他们会考虑运用到政府的公益救济,因为“政府的调查能力比私人强太多”。


  鲁俊也经历过各种维权困境。“目前维权机制下,我们很难把每一家侵权方都打压下去。”鲁俊谈道,侵权方有一些是非常小的店主,也有一些知名的上市公司直接盗他们的图进行商业用途。大的公司相对较好,他们会有反馈机制,收到相关的投诉会有相应的措施。但是他认为,当前一些法律机制和市场商业化运作确实有不对等的情况发生,“我觉得这是需要一些时间,以及包括给从业者足够的时间,逐步去完成体系。”


  周俊在办案过程中也遇到类似的情况。“有一个公司的法务投诉到我们这里,说他维权很难。为什么很难?他找他们的律师给侵权网站发了投诉函,但没有任何回应。”周俊调查后发现,侵权网站提供的地址信息等资料都是假的,因此不可能有回应。这个法务最后找到周俊,获得了有效保护的渠道。


  “经过了近10年的发展,文化行政综合执法支队对于整个网络案件的查处能力不断提升,我们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责任来帮助这些网络动漫企业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周俊表示。


  夏霓也补充说,在最近几年,版权维权的氛围已经有了明显好转。“目前来说,我们基本上打官司能打赢了,这个现象太好了。”尤其是2016年以来,夏霓发现,近3年整体版权维权的气氛都非常好,“以前是打不赢官司,你得先确认这个版权是你的,这就很难。现在不一样了,整体版权保护和维权在进步,当然也确实还有一些差距。”


  提高保护意识,确权要加强


  在日常执法过程中,周俊发现动漫企业普遍存在一些确权困难的问题。“大家在作品创作初期权利归属是比较清楚的,但是到了二次、三次做过版权交易之后,或者做了权利归属的调整之后,我们发现他们能够提供的文件,包括权属证明会发生一点问题。”


  谢涛也补充说,动漫企业一定要高度重视确权的问题,尤其是对于商业化运作的动漫企业,版权确权至关重要。“版权的特点是,有时候我们要证明我的作品真的是属于我的,尤其是一个专业化的作品,已经不仅仅是个人作者的力量,他是一个团队,这时版权的归属就很重要。”他表示,从投资方的角度,以及将来动漫公司上市的角度,他们会非常看中这个IP的权利是不是清晰的。只有这个权利的权属是清晰的,权利的范围是清晰的,它的商业价值才有可能最大化。


  在应该如何确权上,他们也提出了建议。周俊建议,动漫企业在做版权交易,或者说在版权归属调整时,需要引入专业的法务团队。“比如说现在的动漫作品有很多翻译权问题,把国外的动漫作品引进来之后,翻译作品就会面临在国内如何传播的问题。如果有些公司做得不够,维权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程序上的问题。”他特别强调,整个版权交易过程中一定要有专业的法务团队介入进来。


  鲁俊则建议,任何一部动漫作品从最初设计出来第一步,就要申请相关的登记、注册。“无论是形象也好,文字、LOGO也好,都要登记。除了版权相关的登记之外,商标权也应该重视。”鲁俊认为,这是作品归属于某家企业的最核心的认证指标。此外,他还建议动漫公司健全自身的管理制度,并尽可能花时间了解相关法律法规。


  注重商业化,发掘版权价值


  对于动漫企业而言,除了保护版权,还要注重版权的商业化。尤其在网络格局下,动漫IP可谓大有可为。


  数据统计,当前我国二次元用户预计超过3亿人,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动漫爱好者。仅就动漫产业而言,2017年中国动漫产业的产值达到1500亿元,比2016年同比增长了13.6%,预计到2020年的时候,这个数字可能会超过2100亿元。这些都将是动漫企业发挥版权价值的机会。


  夏霓认为,动漫与短视频结合将有可能发挥出最大的版权价值。有一个经典案例就是小黄人。作为一个动漫IP形象,小黄人公司鼓励全世界网友进行版权开发,“就意味着全球的艺术家和爱好者们,都在帮小黄人想主意,来弥补小黄人做电影电视剧之外的创意。”夏霓总结说,小黄人的做法就是典型的开放版权获取创意的案例。去年开始,夏霓做了一个项目叫漫拍拍。“漫联现在就做这个事,我们开放我们的版权,做成各种小剧场,释放给所有喜欢动漫的人。”如果能够做成,夏霓认为,这会是一种新的版权变现渠道。


  鲁俊也正在行动中。作为版权拥有方,海岸线动画把他们所有的动漫角色制作成一个个人创作者都可以使用的数据包,并提供相关免费的教程,把这套数据公开给中国所有的用户,鼓励创作者们进行创作。在版权归属上,“人物形象是属于我们的,但是他们创作出来的短视频是归属于他的。”据了解,海岸线动画从2017年开始,就已经在B站(哔哩哔哩视频网站)把动漫形象角色全部免费公开,当年在B站上用户提供的短视频量达到4000条。“目前有很多广告主找到我们,表示愿意去做这种动漫短视频广告的衔接。也就是说通过二次曝光、三次曝光的形式,可以提升动漫的形象角色,以及整个动漫IP产品的影响力。”鲁俊认为,这个领域有很大的想象和发挥的空间。  (任晓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